省立医院西院【长江电力公用-周末特刊】机器崛起之迷:从热映的《银翼杀手》追溯赛博朋克之文化起源-长江电力及公用事业

2019年05月25日   admin   152人浏览   0人评论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特刊】机器崛起之迷:从热映的《银翼杀手》追溯赛博朋克之文化起源-长江电力及公用事业
点击上方“长江电力及公用事业”可以订阅哦!
导读
“All th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the rain.”还记得老版《银翼杀手》里的这句台词吗?出自仿生人的罗伊·贝迪在大雨瓢泼的屋顶与银翼杀手里克·德卡那场触目惊心的打斗。临死之前,贝迪的神情仿若疯狂,又无比温柔。说完最后一句,平静地死去,手中白鸽飞起,那一刻他比任何一个人类更富人性色彩。今年10月,久违了35年的《银翼杀手》终于又推出了第二部,那个满天乌云成天下雨到处漏水的垃圾未来,终于回来了!《银翼杀手》系列被封为“赛博朋克”科幻流派最为典型的代表作之一,而赛博朋克(Cyberpunk)作为控制论的的亚文化——反主流文化的一种产物,随着控制论发展到顶峰而出现。本期德先生《机器崛起》专题,就与您一起来聊聊控制论背景下的赛博朋克那些不得不说的事。
一、发展到巅峰的控制论
说起“赛博朋克”,就不得不提控制论。这一门诞生于20世纪40年代的伟大学科,经历了30年的跌宕起伏的发展,终于在70年代迎来了发展巅峰。尤其是在两位著名的“心理学家”的推动下,控制论开始如病毒一般传播开来。
其中一位便是创立了大名鼎鼎的达基山教(科学教)的罗恩·哈伯德,他认为,既然我们可以用人类的思维方式来思考机器,使机器像人一样感知世界和解决问题,那么为何不能把人想成一台机器?随后,他提出,“善于分析的思维不仅仅是一台运行良好的计算机,更是一台完美的计算机。”如果人类有任何不完美或者错误的行为,都是由引入了“错误的数据”而导致的。哈伯德随后将该观点扩展成了一本书《戴尼提》,该书被翻译成了65种语言,销售超过2000万册!成为了自《控制论》面世以来最为成功的一本介绍控制论思想的书籍。
另外一个极大地帮助了控制论思想传播的人,是马克斯韦尔·马尔茨,一位心理学家兼著名整形医生。在他的工作经历中,他发现,整形手术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行为和性格,甚至改变一个人的才华和他/她的未来!当改变一个人鼻子的形状时,他改变的是其“内在的自我”。受到闭环反馈和控制论这些新科学的启发,马尔茨开始将身体看成是一台储藏着人类思维的机器。而通过手术改变机器海城绝恋,他将同时改变人类的思维。由此思想写成的《心理控制术》一书侠行天下,自1960年问世以来,与马尔茨博士共同享誉全球,激励和改变了3000多万读者的生活牛东文。作者通过大量案例,包括许多著名奥运选手、职业运动员、教练、高尔夫球手、竞技牛仔、运动心理专家、企业管理人员、推销员、娱乐界人士等的切身经历,阐明了心理控制在改变人们生活中的神奇作用。甚至有人开玩笑,如果真的有人真正促进了《控制论》的繁荣,一定是这位与胸部打交道的医生(Doctor),而不是与数字打交道的博士们(Doctors)。一时间,控制论成为人民大众争相谈论的一个话题。
但是,1970年,控制论作为一个严肃的学术事业已发展到顶峰,并且很快就显露出衰败的迹象。它留给人类的巨大遗产很难进行估量。一方面,控制论的想法和术语极为成功并塑造了其他的一些领域:控制工程、人工智能,甚至是博弈论王牌医生。另一方面,控制论作为一门严肃的科学已然日薄西山,而治疗专家和社会学家正逐渐地填充美国控制论学会的名单。《连线》杂志的创始人凯文·凯利对此甚至说道:“20世纪70年代末,控制论已经就此枯萎消亡。”
然而,令其他创始人感到惊喜的是,控制论还活着,不是在波士顿的科学研究实验室里,而是在加利福尼亚的反主流文化公社中。这一正在崛起的新时代文化运动发现了这门学科神秘且非常吸引人的一面。
二、赛博朋克起源:文化上的反叛
随着控制论作为一门严肃的学术事业发展到顶峰木村沙织,一种新的亚文化出现了——反主流文化,赛博朋克也随之出现。
当我们谈起这部1982年的《银翼杀手》时,大多都会称其为“赛博朋克”美学流派的银幕急先锋,它不仅是《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等赛博朋克经典名篇的祖师爷,更是影评人眼中可以和《2001太空漫游》论资排辈的影史丰碑。毫不夸张地说,银翼杀手第一次在银屏上完美诠释了赛博朋克。
三、什么是“赛博朋克”?
赛博朋克(cyberpunk,是cybernetics与punk的结合词),又称数字朋克、赛伯朋克、电脑叛客、网络叛客,是战后反军国主义、反乌托邦主义的产物,亦是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小说中通常有社会秩序受破坏的情节。现在赛博朋克的情节通常围绕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背景设在不远的将来的一个反乌托邦地球,而不是早期赛博朋克的外太空。它的出现是对科幻小说一贯忽略信息技术发展现状的一种过度思考。
最初作为一种音乐流派而产生的朋克兴起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反叛现实,对抗主流,来自底层,来自边缘,在地下蔓延。和“巴洛克”一样,朋克后来成了延伸至文学、电影、设计、景观等多种艺术领域的风格。20世纪60年代中期,随着电子游戏的出现,赛博与朋克们亲密接触了,每当夜幕降临,整个北美数百名程序员共同进入一个虚幻的空间,在一场场生死攸关的太空大战中不眠不休、浴血奋战。程序员们被允许参与、修改并完善游戏本身,游戏制作者同时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这对当时的主流社会形态产生了巨大的冲击。随后出现的分时技术、开源操作系统、小型机,均是在赛博朋克中的电脑极客们的推动下出现。
另外一个塑造了赛博朋克美学的载体是科幻小说,“仿佛永不停歇的雨夜,大都会贫民窟的酒吧,以香港为原型的中国街,街中五光十色的牌坊、随地乱拉的电线、影影绰绰的灯火,虚幻的娱乐与义体人”,熟悉赛博朋克作品的观众,一定不会忽略这些元素。小说的主角常是“边缘人”,在底层蹉跎梦鸽简历,或内心困惑,或面临着“自己算不算人”的根本疑问。作为通俗科幻作品的主角,他们也和以往的“英雄”有共同点:超强的能力,强烈的意志和能引起多数读者共鸣的“正义”或“原则”。
在赛博朋克运动正式定名之前,它被人们称作 “镜影组织”(the mirrorshades group),以科幻小说巨匠、赛博朋克奠基人布鲁斯·斯特林所著诗集——《镜影》(Mirrorshades)为名。除此之外,赛博朋克们平时都喜欢戴着一副反光墨镜示人——毕竟,在这场赛博朋克运动中,他们自己就是一群朋克青年。布鲁斯·斯特灵(Bruce Sterling)曾这样总结赛博朋克的特质:
“待人如待鼠,所有对鼠的措施都可以同等地施加给人。闭上眼拒绝思考并不能使这个惨不忍睹的画面消失。 这就是赛博朋克。”
四、小说中的探讨
当前语义下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也是许多赛博朋克科幻作品中的常见主题。在一些故事中,AI技术在初始时对人类非常有用。而一旦它开始能够自主决策,并且部分决策与人类的期望截然相反的话,那么AI就会被认为是堕落了并且将会超出人类的控制,就像《2001:太空漫游》中的电脑Hal。这正是赛博朋克的核心主题之一。
威廉·吉布森出版于1982年的《神经漫游者》是赛博朋克文化的奠基作品之一,其中描述的许多科技景象甚至在今天依然风靡,其对赛博空间的描述“赛博空间,每天都有遍及全球的几十亿合法操作者在共同感受这个幻觉空间……,它是人类系统全部计算机数据抽象集合之后产生的图形表示,有着人类无法想象的复杂程度。它是排列在无限思维空间中的光线,是密集丛生的数据。如同万家灯火,模糊不定”已成经典,小说呈现了一种世界末日般的美学,极大地影响了后续赛博朋克风采的作品。
熟悉赛博朋克的读者会了解,前文提到的《银翼杀手》改编自菲利普·K·迪克所著的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1968)》一书,银翼杀手德卡对具有类人特征的仿生人迪克穷追不舍并最终摧毁了他。电影中迪克表现出了广泛的情感,彼此之间建立了关系,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与人类也建立了关系。这部电影突出展示了将人与机器区分开来最终可能会变得多么困难。我们是否有可能研发出与我们建立深厚感情纽带的合成机器?我们的孩子会与人工合成的机器小伙伴成为最好的朋友吗?想想电影《机器管家(Bicentennial Man)》(改编自艾萨克·阿西莫夫和罗伯特·西伯格合著的《正电子人(The Positronic Man,1993)》)的主角。电影的主角是一个全心全意为家庭服务的机器仆人。许多家庭成员在机器仆人的照顾下长大,并与之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机器人也对人类家庭产生了感情,省立医院西院并且不得不“忍受”家庭成员长大和死亡时所带来的悲痛。在最新的《变形金刚5:最后的骑士》中马烈孙,圆桌骑士团秘密的传承者艾德蒙·伯顿爵士就有这样一个名为“校长”的机器人。未来,人与机器之间的这种关系,会变成现实吗?
在一本由尼尔·史蒂芬森(Neal Stephenson)撰写的名为《钻石时代(Diamond Age,1995)》的书中,一个小女孩获得了一本可以与之进行交流的特别的书(不过该书是被盗的副本),而且这本书还可以不断学习你、了解你。这本书能够建议读者过一种更加有趣的生活,并教会他们生存和发展所需了解的技能;但是它仅供少数享有特权的人使用。本书还讨论了很多文化和社会相关的问题,许多问题在今天依然吸引了众多的眼球。
在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所著的另外一篇著名短篇小说《我们可以记住你的所有回忆(We can remember it for you wholesale,2006)》中,人们可以删除或添加特定的记忆片段。但是,如果人类开始记住本应该被遗忘的记忆碎片,或者无法区分出哪些记忆是真实的,哪些记忆是人工合成的,就会引发很多问题。在这部小说中,记忆治疗是以一种娱乐的形式进行展现的。而在其它故事中,例如罗伯特·索耶的作品《人性分解(Factoring Humanity,2004)》,则将记忆的改变或增强视作与整容手术相类似的过程。未来,这种对我们记忆能力的修改会被认为是一种化妆品还是一种娱乐方式?人类的记忆是否可以被操控?这又会引发怎样的社会形态改变?
《控制论》所引发的反乌托邦主义探讨直至今天仍在继续,若要在一篇文章中讲述整个赛博朋克的发展历程是十分困难的,冒无疑问的是,这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内仍然是科技伦理探讨的重要主题之一。
五、电影上的延伸
1982年上映的电影《银翼杀手》第一次在视觉上成功诠释了赛博朋克:冷峻的都市似乎从来都没有白天,硕大的建筑物就像老大哥一样看着你,只有霓虹光柱和连绵的雨才是永恒的,特别暗黑,也足够迷人。
单就故事内核来讲《Blade Runner》这部电影更像是侦探题材的,它讲述了一名赏金猎人 Rick 追杀四名人造人的故事。值得玩味的是,影片似乎隐晦地指出,Rick 自己也是一名人造人。那么人类与机器人的边界在哪里呢?要知道,赛博朋克世界中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是“赛博格”(cyborg),全称为Cybernetic Organisms,或曰“生控体系统” ,有很多方式可以达到这点,比如电影里经常见到的脑后插管。但是,高度生物控制化的人类还能算是人类吗?这个注定无解的困惑,也是很多作品喜欢探讨的。
像《银翼杀手》一样,许多赛博朋克电影都是改编自著名小说,因为脱胎于 “硬核赛博朋克”,这样的电影得到的评价往往也不会差。但是去维基百科上转一圈就会发现,它对赛博朋克电影的定义一松再松,只要气质上足够符合,就能打上赛朋的tag神话时代秘籍,所以很多看起来不是那么典型的电影也被划分了进来,比如《红辣椒》和《千钧一发》。

1995年的电影《捍卫机密》改编自 William Gibson 同名小说,虽然制作特别粗糙,但太精致了就失去了赛朋的cult 感。

1999年《黑客帝国》在中国上映后,极大地带动了黑色墨镜的销量。看完电影最让人费解的是,Keanu Reeves 为什么在赛博朋克主题的电影中如此受欢迎……
七、赛博朋克已经变为现实?
回到现实,现已遍布世界的摩天大楼在赛博朋克的世界中只会更甚,高到一眼看不到顶的摩天大楼遍布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住在高层的富人仰望着整个世界感慨着这个世界的夜景真美,穷人在底层忍受着科技生活带来的所有弊端。最容易习惯的弊端是看不到太阳,你抬头看到的天空是摩天大楼的边缘勾勒出的天空,坐井观天在古代是住在井里的青蛙,在赛博朋克的世界中就是住在最底层的穷人们。
被封为“赛博朋克”掌门人的威廉·吉布森(William Ford Gibson),在由他创建的赛博朋克世界中,穷人过着 “高科技,低生活” 式的生活。他的作品中,很多城市都由商人管控:有的是因为战乱,有的是因为商会太强大,总之当一个社会完全由商人统治时,城市随处可见的巨型广告就成了生活中躲不开的风景线。

在“赛博朋克”作品中,这种巨型广告牌是最常见的,还有在天上展示广告的空艇,不管走到哪里都还会有商业广告的痕迹。是不是突然觉得这一切好像和现实越来越接近了?我们的住宅已经越来越高了,人在城市中的密度也越来越高,广告早就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生活并没有因为网速变快而变得更好。
科技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美国人正在准备登陆火星铿锵种田记事,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到可以装进所有人的手机,甚至在往常无法建树的领域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普通人也完全被科技所支配,章丽厚完全无法脱离手机,没有网络比得病还难受,每天在线的时间从原来的几小时到现在只有睡觉的时间不在线,而且现在还有了虚拟现实来绘制一个不存在的世界。
大型企业占据了生活的各个方面,吃饭、睡觉甚至付钱都无法离开大型企业小池诗配画,他们笼罩着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是不是觉得赛博朋克其实根本就不远?完全就在身边?这就是赛博朋克的魅力,让你看到可能是 50 年后的生活,更别说他们对未来的描述那么荒唐却又那么真实,还有什么不喜欢的理由么?
当前,赛博朋克已经不再是作为一种科幻分支或是亚文化了,它已然成为了人类扩展未来的窗口之一,由控制论(cybernetics)一词转变而来的赛博朋克和控制论已经分离不开了。形而上学于我们已经显得太旧,而赛博空间则显得太早。
来源:《赛博朋克根本不是科幻,它说的是你现在的生活》
联系我们
获取最新行情,了解最新资讯,阅读最深度报告,参与最广度互动,一切尽在长江电力及公用事业研究小组!在这里,您的疑惑我们会用心解答,您的建议我们会虚心采纳,长江证券电力及公用事业研究小组愿与您携手!精品原创抑或优质转载,您皆可于文章下方留言,或直接与我们联系:whzhangHCye(微信)
评级说明及声明
评级说明
行业评级:报告发布日后的12个月内行业股票指数的涨跌幅度相对于同期沪深300指数的涨跌幅度为基准,投资建议的评级标准为:看好:相对表现优于市场;中性:相对表现与市场持平;看淡:相对表现弱于市场。
公司评级:报告发布日后的12个月内公司的涨跌幅度相对于同期沪深300指数的涨跌幅度为基准,投资建议的评级标准为:买入:相对于大盘涨幅大于10%;增持:相对于大盘涨幅在5%~10%;中性:相对于大盘涨幅在-5%~5%之间;减持:相对于大盘涨幅小于-5%;无投资评级:由于我们无法获取必要的资料,或者公司面临无法预见结果的重大不确定性事件,或者其他原因,致使我们无法给出明确的投资评级。
重要声明
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具有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编号:10060000。本报告的作者是基于独立、客观、公正和审慎的原则制作本研究报告。本报告的信息均来源于公开资料,本公司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也不保证所包含信息和建议不发生任何变更。本公司已力求报告内容的客观、公正,但文中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包含作者对证券价格涨跌或市场走势的确定性判断。报告中的信息或意见并不构成所述证券的买卖出价或征价,投资者据此做出的任何投资决策与本公司和作者无关。本报告所载的资料、意见及推测仅反映本公司于发布本报告当日的判断,本报告所指的证券或投资标的的价格、价值及投资收入可升可跌,过往表现不应作为日后的表现依据;在不同时期,本公司可发出与本报告所载资料、意见及推测不一致的报告;本公司不保证本报告所含信息保持在最新状态青蛙吃害虫。同时,本公司对本报告所含信息可在不发出通知的情形下做出修改,投资者应当自行关注相应的更新或修改。本公司及作者在自身所知情范围内,与本报告中所评价或推荐的证券不存在法律法规要求披露或采取限制、静默措施的利益冲突。本报告版权仅仅为本公司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和发布。如引用须注明出处为长江证券研究所,且不得对本报告进行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刊载或者转发本证券研究报告或者摘要的,应当注明本报告的发布人和发布日期,提示使用证券研究报告的风险。未经授权刊载或者转发本报告的,本公司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免责声明
本订阅号不是长江证券研究所官方订阅平台。相关观点或信息请以“长江研究”订阅号为准。本订阅号仅面向长江证券客户中的专业投资者,根据《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若您并非长江证券客户中的专业投资者,为保证服务质量、控制投资风险,请勿订阅或转载本订阅号中的信息。长江研究不因任何订阅本公众号的行为而将订阅者视为长江证券的客户。
本订阅号旨在沟通研究信息,分享研究成果,所推送信息为“投资信息参考服务”,而非具体的“投资决策服务”。本订阅号内容仅为报告摘要,如需了解详细内容,请具体参见长江研究发布的完整版报告蛇眼草。本订阅号推送信息仅限完整报告发布当日有效,发布日后推送信息受限于相关因素的更新而不再准确或失效的,本订阅号不承担更新推送信息或另行通知义务,后续更新信息请以长江研究正式公开发布报告为准。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订阅号接受者应当仔细阅读所附各项声明、信息披露事项及相关风险提示,充分理解报告所含的关键假设条件,并准确理解投资评级含义。在任何情况下,本订阅号中的信息所表述的意见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订阅人不应单独依靠本订阅号中的信息而取代自身独立的判断,应自主做出投资决策并自行承担全部投资风险。
END
标签:
张绿水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