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无价中文版全集【长篇试读】大侠请慢用:第七章·彻底火了-鸿蒙世界

2015年05月20日   admin   129人浏览   0人评论
【长篇试读】大侠请慢用:第七章·彻底火了-鸿蒙世界


《大侠请慢用》,作者甜咸不争,爱好文学、心理学、厨艺、码字的水瓶座(所有的爱好都非常节能环保呢)。无论做什么都容易入迷,是一个非常善于发现乐趣、享受乐趣的有趣的人。
故事简介
没有什么人生大事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一顿不行就两顿,两顿不行就三顿……
先把学籍给解决掉了风流名将,顺带被各大家族全面封杀。懵逼的人生只好一起流落江湖吃吃吃,气死公子,连累学霸,平定水贼……
作者承认这是个荒腔走板的故事,然后经常码着码着自己乐不可支……

七、彻底火了
入夜,藏经楼旁的小树林里,一盆炭火上牛肉飘香。火光映着云湖和炎冷月的脸,都是一脸兴奋的笑。
“炎冷月,你怎么又拿那么多?不沉么?明明预定只是一百串,你拿的也有小二百串了大地春饼店。”云湖问。
“就说你笨么!女孩子都馋,看到有人买,自己也想吃。我带得多顺便就卖了热砂的乐园,要是没有,拿什么卖?”炎冷月一边说,一边利落地收拾肉串。
回过头,她又安排云湖:“你进紧去送男弟子的,这火上还烤着串串,回来估计刚好。别拖拉了,不然回来该烤焦了。”
两个人,分头送货去,炭盆上的肉吱吱响着,被火烤得这头卷起一点,那头又缩上一点,滋拉滋拉冒着油,香味扑鼻。
云湖送完货,回来路上,肩头被人重重一拍。他悚然一惊,抬头一看竟然是静虚。
“不错!我就琢磨着你不错!”静虚含笑看着他,一脸慈爱,恍然有点象他亲爹。
“这么晚了还出来练功,不错!不错!难怪你日益精进。嗯,不错,好好练,有前途.”静虚拍拍他的肩。云湖暗自流汗,虽说他也深知师傅都会把自己偏爱的弟子往好处想,但明明不务正业还被当成用功,他还是有点惶愧。
“来,给师父练一段,你虽说级别还不高,但正是扎根基的阶段。好生给师父练练,看看你哪还有欠缺。”静虚真人拍拍他的肩,然而此时云湖的心情简直没法讲。
在静虚慈爱的凝视下,云湖虽然惦念着火上的烤肉,也只得拉开了架势。
“但愿炎冷月快点赶回去吧!”他默默地在心头想。
夜晚的鸿蒙学院优居客,师傅们休息的休息,练功的练功。弟子宿舍却一处处烤肉飘香,欢声笑语。没有酒,学员们拿个大杯子装白水:五魁首,六六六,锤子剪刀布……玩得不亦乐乎。
炎冷月抹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子,迎着月光举起沉沉的钱袋子,兴奋的笑容绽开在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彭晓冉果然不出她所料,见到有烤肉,一个个女弟子蜂涌而上,一抢而空。
就连学院第一美人加学霸禹云来,也是一手持着肉串,脚踏着小凳子豪爽开吃。炎冷月也是开了眼界,心想,男弟子们可惜没有眼福看见。须知禹云来一向是绷着一张雪白的小脸儿,一脸的勤于思考,略低着头从人群中走过,谁也不肯搭理。出了名的高冷作风。
炎冷月好脾气的笑笑,接过禹云来递过来的金币,她才不管谁怎么吃,以什么姿势吃。
“哟!”禹云来突然兴奋地扑到了窗前说:“哎呀!有热闹看了!”
炎冷月转过头去,同时嗅到了风里飘来的浓浓樟木味。
毕毕剥剥的大火,很快映红了半边天,一天星斗顿时失色。学院上空浓烟滚滚,各路大师正凌空赶过去,远远地就开始施术灭火。女弟子,男弟子们的欢声雷动,男弟子们甚至开始鼓盆而歌!丁丁当当,噼里啪啦,好不热闹。更有甚者,抄起手边的东西也不管是啥,朝着窗户就往下砸!
炎冷月怔怔地看了半天,突然意识到,这分明是藏经阁的方向!再说,学院一向统一使用鸿蒙真气加热东西,除了她们的小炭盆,哪来的火种?
“天啊!”她暗叫一声不好,扭头就朝小树林方向赶过去。果然,远远地就看到小树林还在冒着残余的火苗,炎冷月止颓然止步,望着还在冒烟的藏经阁,心头一片冰凉。
“完了。”云湖这时也赶到了,一副大祸临头的神情看着她。此时,最近这段时间挣到钱的自豪兴奋一扫而光,回想起那天和她在夕阳下勾手指的情形,他恨不能时间能倒流回去,把自己伸出来的手指斩了。
“快走!”炎冷月扯一把云湖。
“走有什么用,咱们的炭盆在林子里,这么多人都知道我们卖烤肉优啦金融,人证物证俱在,你难道还想飞?”云湖说着,心情越发地悲愤。
看着一脸不知所措的炎冷月,云湖只觉得她分明是自己命中的丧门星。一见面就给他吃图钉,又逼着他一起卖烤肉,再带他一起闯大祸。本来自己虽然不是那么好学,但也很得静虚真人偏爱,这下前途尽毁不说,眼前的处罚会是什么?
“救命啊!我的亲爹啊!”云湖压低嗓门扯心扯肺地惨叫了一声,抱着头蹲下去。
炎冷月听他这么一叫,脸白了——她可没有这么一个万事替她兜底的亲爹好爹。现在,她只能独自面对惹出来的滔天大祸。
这案子简直不需要破,随便逮个弟子都不用上刑的,就兴奋莫名地把他们出卖了。毕竟他俩卖肉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有的是人会招,不招白不招。
通知贴到学院公告栏上,走私肉类,违禁纵火导致藏经楼严重毁坏。开除处分之外,罚没非法所得,刺配街头,各世家不得收留。云、炎两世家须赔偿损失,集资重修藏经楼。
全学院集合,弟子们黑压压地站在阶下,一个个噤若寒蝉。气氛凝重得让人透不过气。
云湖此时内心一片空白,惨白着一张脸,跪在台阶下,等待着接受处罚。
炎冷月跪在他旁边,两手捂着脸直发抖。她一向自恃美貌,这下脸上即将被刺字,比杀了她还要难受。然而师傅大袖一挥,跪在地上的两人额头上同时出现了一个字:禁。
捂脸也没用,炎冷月无能为力地松手之际,额头赫然一个禁字出现,台下哗然惊叫。
炎冷月哇地一声顿时哭了。她的脸啊!对一个美女来说,脸上刺字意味着什么?
禁,意味着禁止接触。从此以后,七大世家任何人与他们有接触都属违禁。
云湖傻了。各世家不得收留,这意味着他有家不能归。别看他凭着天赋异禀杀出重围进入鸿蒙学院,可是有他那个爹捧凤凰蛋似的捧着他,他在生活上早被捧成了一个高位截瘫。这下叫他自己流落街头去谋生,无异于天都塌了。
接到通知的云湖,身子一软,蹲了下去。炎冷月倒还算撑住了,不回家也好,回去她爹娘能把她活活拆了喂狗。
“走吧!”她踢踢地上蹲着的云湖。云湖抬头一看是她,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真气全聚集到胸腔深处,暴发出一声怒吼:“滚!”
院里的树被这怒吼一震,叶片纷纷落下来,散了一地。
云湖吼完,抹着泪站起来,垮着个肩膀,象条失家的野狗般灰溜溜地走出了学院大门。
炎冷月默默地看着他,神情黯然,也跟在他后面乌龙学院,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学院。
行尸走肉一般的云湖,来到了原固街头。凭着本能,他来到了自己家门口。看门的老头一见他,站起身来一脸的担忧和关心,急急赶过来。
才走得两步,只见寒光一闪,两把刀便架到了他面前。
持刀的,是两名金雀暗卫。两人均以金雀面具遮面,看不清本来面目。手只的刀,寒光闪闪,锋利逼人。
老头的脸顿时白了,惊恐地瞪大眼,急急后退几步,吱呀一声把大门关了。
金雀暗卫也不多作逗留,互看一眼,干净利落地凭空一跃,消失在云湖眼前。
这一刻云湖彻底明白,他的家,他回不去了。他的爹,他找不着了。他身上一文不名,唯一的财产是身上这身衣服烈焰唇情。肚子这会儿又咕嘟叫了。
云湖再也撑不住,泪水滔滔流下来,隔着这一片水帘,他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茫茫然地来到桥头,望着流水,他这时只有一个念头:跳下去。
这时,一只手拉住了他。他一回头,是炎冷月白着一张脸看着他,俏丽的脸上,纵然有刘海挡着,仍然隐现着那个朱红的禁字。
“你害我还不够吗?”云湖要甩开她。
炎冷月去不动,执着地拉着他的衣袖,小嘴紧抿,双眼牢牢地盯着他,神情倔强到了极点。
两人对峙了很久,炎冷月终于开了口:“我自己的烂摊子,我自己来收拾。”
“你自己还泥菩萨过河呢!”云湖垂头丧气。
炎冷月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伸出另一只手来,手心里竟然有几枚亮闪闪的金币。云湖顿时来了精神,惊讶道:“哪来的?”
“发现失火,我就赶紧藏了些钱在鞋子里。”炎冷月说话间轻轻扬了一下眉毛,神情间有小小的骄傲和庆幸。
“呀!快快快,饿死我了!”云湖扯着炎冷月就走。正好桥下有家卤菜摊,热气腾腾的卤着五花肉猪耳朵什么的,云湖等不得,随便选了点肥肠和猪耳,炎冷月又加了点卤藕和海带,摊主还在切,云湖就迫不及待地抓了一片,嚼了一口啪地吐到了地上:“没肉味。”
“什么?”摊主重重一刀砍在砧板上,举起刀来横眉对着他:“好小子!会不会说人话?自己不会吃尽瞎说,信不信我卤肉李一刀砍死你?”
“好啊来啊!少爷我正气不顺呢!”云湖大怒,仗着鸿蒙学院学来的功夫就要迎战。
“得得得,我的大少爷,都啥时候了。”冷月赶忙推开他,回头向摊主陪着笑脸说:“叔叔,我这哥哥这两天生病嘴里没味见,您别和他计较,耽误您老发财。”
说着,她也伸手拿了一片放进嘴里,嚼了一下韦慧晓,一脸惊喜地说:“呀!好香好香!叔叔你手艺好好啊,什么秘方卤出来的呀?嗯,有八角,有桂皮,有香叶,有花椒,有姜……哎呀尝不出来了,是不是还有点冰糖?快教教我嘛!”
一席话听得云湖一愣一愣的。卤肉李被她这一夸,也生不起气来了,笑了笑说:“小妹子,你倒是会吃,也被你猜个大不离。不过我可不能再说了,都教会了我还怎么做生意?”
“唉,真可惜!”炎冷月看上去失望到了极点。云湖越发看蒙了。
切好卤菜,炎冷月拉着云湖,在一边的小店里买了点调料,又在摊儿上买了点香葱芫荽蒜苗,就着小河里的水洗干净,洗了块石头当砧板,掏出小刀来切碎。
“你真觉得这卤肉好吃?”云湖迷惑地问。
“少爷!现在不比你有你爹弄肉的时候了好不?一般的肉可不就是这个味,你当面把人家的肉吐地上,不是砸人家生意么?摊主当然要发火了。这卤肉你吃不惯,我倒是有个办法让你吃下去。”
说着话,炎冷月就把调料一股脑的倒进了卤菜里拌匀,说道:“你尝尝,这下是不是好得多?”
云湖尝了一口,惊喜地说道:“不错!你是怎么想到的?”
炎冷月抿嘴一笑:“食材本身味道好嘛,自然是做得简单好吃。他这个卤肉没有多少肉香味你吃不惯,加上调料,调料味道盖过了肉味,你自然就吃得下了。这个道理也不懂!”
“炎冷月,你真厉害!刚才吃卤肉也是,居然吃得出配方!”云湖由衷地感叹王茜麟。
炎冷月撑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个笨蛋!我忽悠店家不生气的嘛!卤菜可不都是放这些?放多点放少点罢了!卤菜的色是用冰糖炒糖色,可不是有冰糖嘛!完了完了,你这人什么都不懂,要没我,你岂不是饿死在街头?”
“呸!没你我也不会留落街头!”云湖反驳。炎冷月顿时收了笑容真爱无价中文版全集,神情黯然了。
吃饱了有劲了,云湖和炎冷月揣着几枚金币去找住处。看到家客栈,两人想也不想就往里走,云湖扬声道:“店家,两间上房!”
“好嘞!”正在柜台上数着铜子打着算盘算帐的店家扬声应着,一抬头却看到二人脸上的刺字,脸色顿时变了。帐也不算了,呼啦一下把铜子搂到衣襟里,袖子一挥说:“去去去!我们是正经做生意,不收留犯事的人!”
“我花钱住店天经地义!你凭什么说话那么难听?”云湖袖子一撸就要动手,炎冷月赶扯住他。
那店家却冷笑道:“小小年纪不学好!想动手?你当官府是吃素的?”
云湖闻言大怒,啪地一掌,旁边的桌子被他打了个稀烂。店家神情大变,从柜台里跃将出来,抄起一张条凳,嘿嘿怪笑一声,说道:“好小子!正好爷好几天没得练手,撞客着老子,算是你运气!”
云湖一运鸿蒙真气,拉开架势就要迎战,眼前绿影一闪,炎冷月挡到了他面前:“这位大爷!我哥哥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他弄坏的东西,我赔。”
“赔?”店家上长打量了她一番,冷笑到:“毛丫头,你赔得起?爷爷这桌子是金丝楠木的,十个金币一张!”
炎冷月倒抽了一口冷气,咬着嘴唇愣了一会说:“大爷,十个金币我确实赔不起,可是……我先赔您五个,另外五个,我写个欠条行不行?”
“那行,爷爷我也是个爽快人,五个金币,数来!”那店家摊开一双又黑又糙的大手,斜眼看着炎冷月。
叮叮当当,五枚金币一枚一枚落进那只大手,炎冷月好不心痛,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手掌一拢,得意洋洋将金币揣进了怀里。
她亮闪闪的金币就这么没了,炎冷月眼眶里含着泪,还得写欠条,写欠条也就罢了,还写明利滚利,还得按手印。此时的炎冷月简直无比悲愤,却只得乖乖听话,朝欠条上捺下鲜红的手指印。
店家嘿嘿一乐,将欠条收了,满脸的不占便宜白不占。
出了门,云湖还在没明白过来,推推无精打采的炎冷月:“你怎么那么听他的?那桌子真值十个金币?”
炎冷月这时已经没力气生气了,叹了口气说:“你怎么那么能惹祸?他跳出来的身形劲道我已经看明白,分明是大禹古拳的高手!你这才练了半年的气海道,真惹毛了他小命都不保。我们又是被刺配的,还主动生事,你觉得要是他一拳打死你官府会不会给你收尸?”
“啊?”云湖这才明白过来,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觉得背上全是冷汗。
手里只有两三枚金币了,然而晚上还是得有地方住。只可惜,这几枚金币就算他们想花,也花不出去。没有一家店敢收留他们。
天黑了,偏偏又下起雨来,两人就近躲到了一户人家的屋檐下,看着那雨丝往下滴。
屋里的人,偏偏大约是心情不好王峰军,呜呜咽咽地拉起了胡琴,只听得炎冷月觉得那琴弦直揉搓着她的心,令她心里难以形容的难受。
风吹着,雨落着,胡琴声拉来拉去。炎冷月渐渐小声哭了起来,云湖想劝,却又不知从哪头劝起,嘴唇动了动,突然自己也掉下泪来。怕炎冷月看见,就蹲下身去默默掉眼泪。
金币兑成铜子,越用越少。每晚在别人屋檐底下吹吹小风听听雨,炎冷月觉得这些天来心境无比苍凉。
买了个小炭盆儿,她又开始了新的创业。烤烤肉串和土豆片,赚小巷子口进进出出那些小孩子的铜板。然而靠着这个要给自己折腾出个住处,只能说是长路漫漫。就连还那张欠条都是长路漫漫 。
晚上,两个人也有了固定的住处,就是小桥下露出水面的大石头。每晚两个人挤在底下,云湖捡了块烂床板立着挡风。堂堂巨富云家大少爷沦落到如此田地,云湖一想就忍不住要掉眼泪。
点击底部“阅读原文”,即可阅读《大侠请慢用》全文哦~!
标签:
张绿水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