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视线【长谈】《爱情食物链》(三)-安逸手札

2019年01月06日   admin   205人浏览   0人评论
【长谈】《爱情食物链》(三)-安逸手札


遂心对爱情的态度一直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办公室布置得十分清雅,案头放了一大束白玫瑰,静默地吐着芬芳。
写字台颇大,有序地放着文件,一大束笔、电脑、茶杯,另一角的茶几上整齐叠放着杂志。
白色的墙壁上悬着四个斗大的隶书:“难得糊涂。” 椅子底下有一双软底绣花鞋,大概贪舒服的时候换上它。 这是属于她的天地,是她赤手空拳,打回来的江山。
空气间弥漫着她的香水味,遂心辨出,是纪凡希的“禁锢”,这香水不是一丝丝,一缕缕,也不是若隐若现、缥缈而难以捕捉,而是一大片一大片,连绵起伏,轻易溶入空气、溶入你的呼吸,让人觉得神清气爽,仿佛舒喻刚刚还坐在这里。
案头上深湖巨兽,还有一本书,摊开放着,似乎女主人还会随时回来翻看……
然后,遂心的目光停在房间一角的衣架上。
这个人形的模特衣架上,是一袭质地柔软的烟紫色连身长裙,看得出,衣服的主人身段、品味都是一流。
她为什么要在生日当天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头一天还兴致勃勃选了这样一条出色的长裙保志总一朗,还没穿过?倪宝铎晚上会舍得死?
哪有人当天要自杀,还让人第二天去换新裙子的?
遂心心里的疑窦渐渐扩大。
她立即致电方咏正,让他前来拍照。
好个方咏正,将一件死物拍得活了似的,那长裙迤迤然然侧立在长窗前,仿佛一名女子华丽的转身,但又透着绝望……
风吹起裙裾,仿佛有前言万语要倾诉……
回到办公室,遂心一口气,将调查的情况用极端细腻忧伤的笔触写出来。
可是,还是没有了解到事情真相,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遂心暗自决定,无论如何要将事情的真相挖掘出来板尾创路。
成都的新闻媒体太多,记者更是多如过江之鲫,竞争激烈魔茧复活,什么题材都被人做烂,就连邻居吵架、夫妻反目、小朋友打架都有人肯抢着去做吵闹爱不完。
遂心已经被这些鸡毛蒜皮称不上新闻的新闻折磨得快要丧失斗志了。
原来,记者这个行业看起来那么光鲜,除强扶弱,伸张正义、开拓求真……统统不过是一层光环。
私低下,个个累得筋疲力尽,新闻圈里,人人都耍笔杆子,办公室政治比敌国开战还复杂。
为了几十块钱的稿费,撕破脸,大打出手的也大有人在。
这个圈子里,人的质素良莠不齐,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常常发生。
遂心已经对工作厌倦到麻木的状态。
可这一次,遂心觉得,舒喻的死,背后一定隐藏着巨大的秘密,揭开这个秘密瓦鲁耶夫,她一定能做出一条非常优秀而轰动的新闻。
正对着电脑发呆。
方咏正走过来问:“怎么样?去看下午4点的电影如何?” 遂心看看手表,3点半了,她把文件放进抽屉中,关好。 她对咏正说:“老方,你永远是这个样子,三点半约我看四点的电影龙茜,看死我没有更好的地方可去。”
方咏正露出雪白牙齿笑得分外阳光,还嬉皮笑脸的说:“你为什么不拒绝我?” 遂心耸耸肩快乐学围棋,“我是应该拒绝你的,起码等你问到第十次才答应你我的祖国妈妈。” “为什么不那样做?”他还是老没正经的,不工作的时候,他总是嬉皮笑脸,可一旦开工,立即变做另一个人李金池。
双子座的男人,总是有多面性。 “我怕你不会问我第二次,我不敢。”遂心老实的答宋潮。 “做人还是爽快点好,”咏正哈哈大笑。
遂心与咏正的关系,就是那样,
多年来的爱慕升华成为一种含蓄的感情,遂心并不让咏正知道她的心事,但如果咏正哪怕对遂心有一点点上心,他早就该知道遂心对他特别迁就与忍耐。 但是他不知道。 他惯常和遂心开玩笑,但统统当不得真。 遂心知道,因为她从不介意嘲弄自己,因为她老穿牛仔裤,因为她从不抛媚眼,因为她办公的态度与男人一模一样,所以咏正从来不曾对自己动过心。
老方在摄影上的造诣颇有过人之处,可是欣赏女人的品味却和普通男人无任何不同。 其实,很多时候遂心想告诉他,她也可以化妆,穿件露背露脐装,头发烫成波浪型,但是没有机会,是没有机会说,也是没有机会做。 因为工作的缘故,咏正也常常约会遂心,多数是吃午饭唐河天气预报,或是看场电影,大都在事发之前半小时通知,因此遂心根本来不及打扮,也来不及作任何准备。 关遂心清清楚楚知道,方咏正并没有把她当妹妹,他只是把她当老友记,她可以肯定他甚至没有把她当女人。
幸亏遂心对爱情的态度一直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她从不强求。

每次如心让她去相亲,她也会坦然赴约,有时候是好奇,有时候是无聊,有时候是想试试,也有时候是同方咏正赌气。
也许,不小心相中一个比方咏正更对胃口的,就什么都解脱了。
而且,遂心觉得谈恋爱就是两个人常常在一起说说笑笑,共同经历一些事情。
她和咏正天天朝夕相处,出生入死,每天也说说笑笑,共同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事情,比很多恋人感情更笃实。
所以,她也很满足这种现状。
况且,遂心觉得万一,老方知道自己暗恋他,肯定会被吓得要求换搭档,或者当场不省人事!
走到王府井门口,方咏正又突然不想看电影,拖了遂心到春熙路喝咖啡。
遂心知道,喝完咖啡咏正照例会嚷累,然后就在咖啡店门口分手,他也不必送遂心回家。 开头遂心很生气,很想从此失踪,再也不做他的临时伴侣。 可是每次咏正开口邀请她黑镜圣诞特辑,心中虽然一万个不如意,嘴巴却不听话,一直说“好好好”。 多几次以后,遂心便想通了,她当老方是女孩子,她约会女友刘英扮演者,也不见得谁会把谁送回家,于是气消了一半。 况且老方为人光明磊落,他从来不会对遂心动手动脚,或是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张其超,他当遂心——就像手足兄弟。 “为什么不说话?”咏正见遂心不啃声。
“没什么。”遂心用手撑着头神秘视线。
“你有心事?” “有是有,譬如说:待嫁春心……但又不能够向你倾诉。”遂心无精打采的说。 咏正又笑起来。 遂心叹口气——说了真话也没有人相信。
“遂心,你知道吗?我最欣赏的就是你的幽默感!”咏正欣赏地拍拍遂心的肩膀。
遂心翻个白眼扔给咏正。
坐了不到10分钟。
咏正的电话突然响了。
咏正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话,然后满脸笑意挂了电话。
“催你回去采访?”遂心问。
做记者就是这样,看起来时间很灵活,有新闻累得半死,没新闻可以轻松自由安排时间。
可是,只有当事人知道,常常电影看到一半,被招回去开工。
日子久了,渐渐连休息时,都惧怕电话铃陈馨儿,生怕是报社通知回去采访或者开会。
但最怕还是领导打过来神仙进修班,痛斥漏了新闻。
所以对遂心来说,有时候,没有新闻也许是最好的新闻。
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
“不是,是伊人约我!”一边说,咏正一边站起身。
又是黄伊人!
遂心打心底里不喜欢这个黄伊人。
并非同性相排斥,也并不是咏正爱的是黄伊人而非遂心。
平心而论,黄伊人是名真正的美女,走到那里,那里就有艳光。雪白皮肤、大眼睛、花瓣似的唇,尖尖下颌,窈窕的身段——
少有男人不会动心。
可是遂心觉得,美则美已,毫无灵魂。
况且,遂心总觉得黄伊人待咏正不是真心,她真心喜欢的是珠宝时装,豪宅名车。
咏正不过是黄伊人打发寂寞无聊时光的陪客。
如同遂心在咏正心目中的地位一样。
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遂心是咏正的钟无艳,而咏正是黄伊人的钟无艳小鬼遇到兵,也许黄伊人又是另一个男人的钟无艳。
“老方——那个黄伊人除了空有一个美丽的壳,有什么好的?”遂心不明白。
“遂心,你这样的女人是不会明白伊人的好处的!”咏正回给遂心一个暧昧的笑容,然后喜滋滋地离开。
看得出,咏正象中了头彩那么高兴!
遂心叹口气,继续喝眼前的咖啡。
单身女子,最怕的恐怕是一个人吃饭。
逛街、看书、购物、喝茶、泡吧……统统都可以一个人
连看电影也可以一个人,反正进入剧情就什么都可以忘记。
可是唯独吃饭,一个人吃什么都不香。
遂心正思量到那里混餐饭。
突然接到如心的电话:“遂心?在那里?收工没有?”
遂心立即想到可以到姐姐家吃可口的家常菜,赶紧说:“下班了,正找饭局!”
如心在电话里声音都透着笑意:“正好,我帮你约了你姐夫的同学,你喜欢吃辣的,就约在在科华北路的蜀江春吧!”
遂心立即觉得五雷轰顶:“不会吧?我只想到你家吃家常菜!”
“遂心,你27岁了,谈两年恋爱,再结婚,过一年二人世界,正好三十岁。三十岁是生小孩最后的时机,错过了,你就是高龄产妇九九消寒图!多可怕,你还推三阻四,当心一辈子嫁不出去鸵鸟蛋怎么吃。”如心在电话里头恐吓遂心。
(图片由作者拍摄,请勿使用。)
标签:
张绿水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