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嫂电影【长篇连载】西班牙朝圣之路—徒步900公里(二)-轨迹圈

2014年12月28日   admin   282人浏览   0人评论
【长篇连载】西班牙朝圣之路—徒步900公里(二)-轨迹圈
接前文:【长篇连载】西班牙朝圣之路—徒步900公里(一)
第七天
镇上的教堂还浸泡在黎明前的灰暗中,只有它拱形的窗户上显露出黄色的灯光,为这座建筑留下美丽的剪影。这时还不到6点,路上的标志牌也看不清楚,一不小心就走错了路。西班牙语称这条朝圣之路为卡咪罗,只要说出这三个字,当地任何人都知道你要去什么地方。碰巧遇到一个早起的当地人,他马上就给我指明了正确的道路。

田野里静悄悄的,供朝圣者休息的条桌长凳孤独地躺在晨慕中。

慢慢地,天色开朗起来,隐隐看见前面路上的人影,还有比我走得更早的。沥青的公路上没有汽车,走起来非常舒畅,


7.40到达桑索尔小村,有庇护所盖章,我每次都要盖两个章,先盖在通关文书上,然后再盖一个在笔记本上。因为时间长了,通关文书上面的章盖多了就记不清什么地方了,笔记本上面可以作记录,便于记忆。

8点经路边自助水果摊,有苹果、香蕉、橙、梨,标明0.3欧元一个,价格还是较合理的。这种数量较少的自助水果摊出售的是当地村民自家果园生长的水果,而数量较多的水果摊则是商业经营,后者的价格往往比前者贵。

9.30左右,经过路边两处残破的石头小屋子,这可能是很早以前穷人居住的地方。


10.15,比亚纳镇隐隐出现在前方,45分钟后就到了今天的终点比亚纳镇Viana。如果继续走的话,下一站还有10公里。比亚纳是官方推荐的住宿地,还是住下来吧。11点就停下来不走了,这还是第一次,是不是太腐败了吧,我不禁有点自责,转念一想,时间充裕,又不需要赶路,何必那么急呢,还有台湾妹子和那个杭州人还在后面呢。人如果要选择贪图安逸总会给自己寻找充分的理由。


入住的庇护所Ref.minic.Munoz大门紧闭,门上的字牌写明要12点才开放。把背包放在大门边,到附近转一圈,回到庇护所外面又等了一会,一个中年妇女走过来开门,她就是这里的管理人。她朝我微笑着,随后就叫我进去,我居然是今天第一个入住者,住宿费9欧元。登记后,她递给我一张票,告诉我房间的位置,这里是对号入住。旅舍厨房设施齐全,餐台宽大干净,就象家里的厨房一样,住在这里,有一种到了家里的感觉。




比亚纳镇很大,镇上有几家超市,比亚纳大教堂位于镇中心,外观非常雄伟。镇上还保留下来几处中世纪遗址,街道的格局也还保留着几百年前的样子,是座名符其实的古城。最有名的是旅舍旁边的圣彼得大教堂废墟,这是一座13世纪的哥特式建筑,毀于19世纪中争夺王位的卡洛斯战争。从整个遗址看来,教堂的建筑规模较大,从它残留下来的门廊和穹顶看去,仍然感觉壮观,具有强烈的艺术魅力。今天行程19公里








第八天
早上没必要象昨天那样天不亮就出发,路上什么都看不见有什么意思呢。今天推迟到6.40出发,天空一片湛蓝,连一丝云彩也没有。 稍有起伏的沥青路两边,是大片大片的葡萄园,半小时过后,路边有石头桌凳休息,不过我是从来不会这么早就休息的。看见台湾康小妹一个人正在前面慢慢地走,我赶上去与她同行了一段路。她比我先走一个小时,昨天她也住在比亚纳,只是与我住的地方不同。


8.40到达洛格罗尼奥郊外,有一个老太太在路边卖纪念品,她叫我过去盖章。没有买她的东西总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但老太太一点不介意,还微笑着祝我微卡米诺。

这一段路上的路标,是竖立的石柱,其它地方没看见这种标志的路标,算是地方特色吧。

15分钟后到达古城洛格罗尼奥,经过埃布罗河大桥,这座桥建于1183年,据说当年罗马军队进攻西班牙时,在这里遭到强有力的抵抗,未能过河。



洛格罗尼奥是西班牙拉里奥哈大区的首府,也是朝圣之路上的重要中转站。时间短的人走到这里就不走了,也有以这里为起点站的,也有在这里休息两天再走的。


古城内最有名的景点是洛格罗尼奥主教堂,初建于15世纪,18世纪时扩建成现在所见规模,属哥特式建筑风格。方形的塔底上是八角形的塔身和锥形的塔尖,是威严神圣的魅力所在。巴洛克风格的门上,臧健和精雕细琢的石刻展现了天使和其他各种人物,栩栩如生。属西班牙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走进教堂,里面正在进行宗教活动,可惜没有盖章留下纪念。



市内的道路有些复杂,有的地方标识不太清楚,问了两个人才找到正确的路。10点进入洛格罗尼奥公园,园内绿树成林,青草依依,野鸭成群。一些市民在里面休闲,感受属于自己的天空,静静地享受人生中的美好时光。路线横穿整个公园,园内地域宽广,足足走了20分钟才走到外面。




11.15到达格拉赫拉水库,水面宽阔,碧波荡漾,有天鹅在水中悠闲地游弋。这里是当地的休闲去处,有卫生间、餐台等设施。


不久,经过一处水果摊,一位满头银须的摆摊的老人笑盈盈的向路人打着招呼,这里还提供盖章服务。

前面的路上果树成林,一蔟蔟的杏子、橙子挂满枝头。12.30,远远看见前面山头上有一只牛的图形,这儿是一座奶酪加工厂。


过去不远就到了圣约翰教会医院遗址。建于1185年,为当时的朝圣者提供祈祷和医疗服务,19世纪毀于战乱。

1.10到达终点纳瓦雷特Navarrete小镇,问了两个人,找到Alb.Municipal庇护所,要1点半才开门,在门前等候20分钟,是今天入住这里的第2名客人,住宿费7欧元。2个小时后,康小妹也到达这里,我们同住一个房间。


纳瓦雷特是一个生产陶瓷的小镇,镇上街口的雕塑是制作陶瓷的艺人。卖陶瓷的小摊上,摆满了各种陶瓷样品,花样繁多,工艺很有特色。




镇上的高处还有纳瓦雷特教堂,庄严富丽,门前还种有鲜花。今天行程24公里

第九天
6.45出发,不远处是镇上的墓园,石头砌成的拱门简洁朴实,高大的翠柏矗立其中,半个月亮挂在树梢上,有一种庄严肃穆的美感。

泥土的道路伸向远方,路边是葡萄园和果园,同行的朝圣者明显比前几天减少,有的下撤了;有的赶到前面去了;有的则落到了后面。广阔的原野上经常前后不见人影,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身影,周围非常宁静,孤独也是一种享受,好好享受这份难得的孤独吧。



8.45到达文托萨,在酒吧里盖章后继续前行,在一处小土坡上放着几双鞋子和一些杂物,这里安眠着一位朝圣者,人们以这种独特方式来纪念他。



这一带路上的标示牌是方形的木柱,柱子上方金黄色的部位写着从这里到达圣地亚哥的公里数字,一目了然,激励着人们迈向胜利的终点。





11点到达拉赫拉镇,这是一个大镇,是官方推荐的住宿地点,镇上有一家免费住宿的庇护所。我本想住下来体验一下这种庇护所的情况,但时间尚早,庇护所最早也要12点才开门。我看见纳赫里利亚河桥下的草地上有几个老外在休息,心想他们可能也是在等庇护所开门srvcc,就走下去同他们打招呼。一位胖体老人对我特别亲切,还拿出面包要我分享。我指着自己的背包说,我也有面包在里面,现在还不饿,一会到了庇护所再吃。




半个小时后,他们都起身整理背包出发,胖体老人也叫我一起走。走了十来分钟还没见到旅舍,我想有的旅舍离镇较远,可能在镇的外面。我们朝着前面一座红色的土山走去,我想过了土山就是旅舍了。哪知过了土山还继续向一片松树林爬坡,到了坡顶向前一看,一片广阔的原野,四周没有人烟,一根标示582公里的路牌呈现眼前。这时我才知道他们是要走到下一个站。明确了目标,心里就安定下来,老老实实走路,不要再左顾右盼了。



1.15到达终点阿索弗拉村Azofra,入住Ref.munic paroissial庇护所,住宿费10欧元。这里条件很好,房间是2个人一间,而不是以往那样十几个人一间。宽敞的走廊上安放着长椅,非常安静。




宿舍外面是花园,有晾衣服的地方,还有矿泉水池泡脚。厨房设施也很齐全,做饭的时候电波教师,一个韩国妹在我旁边的炉上煮4个鸡蛋,煮了半个小时还在继续煮,鸡蛋不停地在锅里翻滚着,发出咚咚的响声。我对她说,你这是煲老鸡蛋了。她听不明白,我告诉她已经煮熟了,不要再煮了。于是她就用一个小的匙子去捞起来,捞了几次,刚把鸡蛋捞到锅边,一下又滾到锅里去了,我看着好笑,拿起一个大的匙子,帮她打捞起来。她送了一个鸡蛋给我,不怎么好吃,都煮得发硬了。

下午去村里散步,信步走进一座教堂,里面正在举行葬礼。为了不惊扰他们,我轻轻地退出来,转向其它地方。今天行程23公里。


第十天
两人间里非常安静,早上竟然睡过了头,醒来时同房间的室友已经不知去向,走出房间一看,整个旅舍空空如也,赶紧吃饭,收拾行装,7.15出发。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最后的一线朝霞映照着绿色的原野,平坦的沥青路伸向远方。路边到处是茂密的蜡烛草,在微风中摇摇晃晃,一对骑自行车的男女从后面赶上来,很快又消逝在道路的尽头。



9.15到达西鲁埃尼亚Cirue?a村,离村外不远的路边有水果和纪念品小摊,几个老外正在选购,我走过去,一个美女微笑着向我哈罗,她是英国人,名叫玛格丽,此后我们经常相见,结下了不解之缘。


村里的休闲中心内还有游泳池。经过一个公路转盘处,绿化地中有中世纪朝圣者的造型图案。两台打草机正在铲除公路边的杂草,只见打草机开过之处,它的长臂伸向路边,所有杂草就一扫而光,这种机器在国内还较少看见。


随后是一个多小时的麦田路,大地一片金黄,道路两边的杂草和树丛在黄色的地毯上镶上两道绿色的绒边。有的地方也种植成片的土豆,此时正是收获季节,加工厂里将土豆分选装箱,运往各地。




11.30到达圣多明各,这是一个较大的古镇,里面有几处中世纪的建筑,最有名的是埃特拉达大教堂。镇上还有游客中心、超市、赌场,很多人在这里住下不走了。



圣多明各镇这个名字是因一位伟大的圣人而来。在中世纪时候,朝圣者们远没有现在的优良装备和条件,他们披着单薄的披风,戴着缝有贝壳的帽子,手里拿着木杖,杖上挂着葫芦,他们的食物全靠当地人的施舍,晚上也只靠在教堂或者民家借宿。当时的道路也是崎岖难行,很多地方没有路标,没有桥梁。当地一位名叫多明各的天主教徒,家道富裕,拥有大片的牧场。他十分同情朝圣者们的困境,捐出自己的许多财产,在沿途修建医院英雄正传,修路造桥,改善朝圣之路的条件,并向朝圣者提供物质上的救济。为了纪念他的功德,人们就用他的名字并在前面加上一个圣字来命名这个镇。出镇后半小时,路边有一个很大的十字架,称为勇士十字架,就是纪念多明各的。

再往前走,就是成片的向日葵,金灿灿的一眼望不到边,那种壮观,没去过的人是感受不了的。在往后的行程中,将要多次置身于向日葵的海洋中。这时我不禁想起了广州的“百万葵园”,门票130元,按照广州的规模,这里的向日葵最少也该叫千万葵园了。朋友们,还是来西班牙看向日葵吧,不用买门票,假如去15次百万葵园,买门票的前就够买到西班牙的飞机票了。

1.20到达终点站格兰农村Gra?on,住Ref. paroissial庇护所,这是一家免费的旅舍,住宿和吃饭都可以不付费。所谓的免费也不是完全的免费,实际上是以捐赠的形式设立。登记处桌子上有捐赠箱,入住者按照自己的情况向里面投币。按照基督教的精神,富裕者应该接济贫困者,有钱的可以多捐,钱少的可以少捐,无钱者也可以不捐。庇护所本身也有为穷人提供帮助的功能,如果经济困难,不捐赠也没人问你什么。庇护所就设在教堂里面,接待我的是一位40岁左右的女教士。她问我从哪里来,我说china,她非常高兴,啊了一声,chi一na,把这个单词拉长重复了一遍。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动听,对我也非常客气。她问我懂不懂西班牙语,我说不会,又问我会不会英语,我说也不会。她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没关系,她带着我分别到卫生间、洗澡间、放鞋处、晾衣处一一指点,每指点一处都要拍拍我的肩膀,问我明白吗。



宿舍在楼上,地板上铺着睡垫,上楼前要脱鞋,一大堆鞋摆放在楼梯转角处,熟悉我的人肯定能从中认出我的鞋子。

玛格丽也住在这里,我们是邻床。同她一起来的有丹麦美女希丽,还有一个韩国小妹姓高,个子矮矮的。我对她说,你这么矮不应该姓高,她说你能够帮我长高点吗。她能够听懂我的话,她曾经在北京读过书,懂一点中文,虽然说得不流利,但还是能够交流,于是她就当了我的翻译。玛格丽和希丽在房间里做健美操,她们叫我也来参加,我说我当观众看你们表演。


女教士来到房间,叫有空的人到餐厅去,帮忙切菜。餐台上放着几把刀子,地上框子里有土豆、西红柿、辣椒、生菜、胡萝卜、洋葱等,大家把这些菜切成小片。高小妹闭着眼睛练刀功。

完后,女教士带大家进教堂,听神父朗诵圣经,大家唱圣歌

然后又去到村里街上面包坊门前,庆祝新鲜面包出炉。每个人都要演唱自己国家的歌曲,这里有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韩国、日本人,都是几人同行,表演节目自然也是多人合唱。他们唱的时候,观众们就合着节奏拍着手掌,气氛热烈。中国的只有我一人,放在最后,算是压轴戏吧。高小妹陪我唱了一首“幸福不是毛毛雨”,唱完后顿时掌声雷动。女主教跑过来紧紧抱住我,在我脸上一阵狅吻,玛格丽和各国美女也过来同我拥抱,人们都向我竖起大拇指。我顿时有一种当明星的感觉,倒不是因为我唱得好,而是他们对这个中国老头子不远万里,一个人走到这个偏僻的小村感到惊奇。



晩餐非常丰富,餐桌上还摆放着一种叫迷迭香的香草,发出一种奇特的清香。


厨师就是刚才给大家朗诵圣经的神父。餐前女教士致词,把神父厨师介绍给大家,要我们感谢他为大家做出这么多美味佳肴。


餐后,大家一起收拾餐桌,把餐桌、餐具用洗涤剂擦洗干净。

一切收拾停当后,女教士把大家带到教堂正厅后面楼上的包厢里,里面没有电灯,点着几枝蜡烛,在烛光映照下,包厢的窗户上显现出彩色玻璃制作的古代朝圣者图案,象是在暗夜中行走,房间内有一种神迷感。女教士点上一枝红色的蜡烛,对着蜡烛念了几句圣经,把蜡烛递给她身边的人,接过蜡烛的人要说几句吉祥的话,然后再把蜡烛传给下一个人。传递完后,大家站起来,围成一个圈子,手拉着手唱歌,唱完后相邻的人们互相拥抱,彼此说着吉祥祝福的话,最后大家又一一同女教士拥抱告别,回到房间休息。通过这次活动,大家无形中增加了一种亲切感,显示出基督教仁爱的感染力。今天行程24公里。


第十一天
6.30集体吃早餐,有面包、牛奶、饼干和几种果酱。饭后大家相继出发,彼此之间相互道一声微卡米诺就各自上路了,没有谁刻意留下来等待任何人。天空依然是那么湛蓝,大地仍旧是金灿灿的麦田,砂土的道路在广阔的平原和低缓的小丘中向前延伸。


这一带的村庄比较密集, 8.20到达雷德西利亚小村,20分钟后又到达卡斯蒂尔德尔加多小村,9.15分到达比洛里亚小村,几个村都很小,没有商店,庇护所也没有开门。

11.10到达贝洛拉多,有庇护所盖章。这是一个较大的镇,我没有进去,从镇边的路上经过。


11.50,道路从右边一处民居处转进去,是一座古桥,为了保护古桥,在它的旁边又建了一座木桥,行人从木桥上经过。接着又进入成片的向日葵和麦田地段。



1.15到达终点站托桑托斯村Tosantos,村外公路岔道的地上有黄色的路标指向Ref. paroissial庇护所,这也是同昨天一样自助性质的旅舍。玛格丽、希丽和高小妹等人已经提前到达,后来又来了法国美女梅甘和意大利美女迪拉,她们正在房间的地铺上收拾行李。见我进去,希丽跑上前来同我拥抱,玛格丽拍拍她的睡垫旁边,示意我住在她的旁边。她说话的声音很尖,每次见到我都要用生硬的中文说你好,常常把好字说成蒿字,然后竖起大姆指在我面前晃动。



墙壁上有作息时间表,晚餐时间是8点,这个时间太阳还没落山。这里没有象昨天那样举行什么活动,也不要求到厨房去帮忙,但还是有几个人自觉地去洗菜切菜。晚餐也同昨天一样很丰富,有面包、土豆、香肠、蛋糕、蔬菜沙拉和豌豆汤,

餐厅里放着一张很长的桌子,大家分坐两边。面包装在桌面上几个篮子里,可以任意吃,蔬菜装在盘子里,每人一份,从靠近厨房的地方一一传递过来,吃完后如果厨房有剩余的可以添加。饭后有工作人员收拾和清洗餐具,不要求大家操劳。回到房间,正准备在朋友圈发信息,希丽约我出去散步,我们围绕村子慢慢地走着,用手机和肢体语言交谈,不知不觉天色已晚,路径变得模糊起来,才回到宿舍。今天行程22公里。


第十二天
早餐不要求集体进餐,随到随吃。面包和牛奶很早就摆在餐桌上了,餐后6.50出发,依旧是蓝天白云,金光大道。半小时后到达Villambistia村,朝霞映在村中教堂房舍和树林上,红光绿影,构成一幅生动的油画。

田野里,千万株向日葵都竖起花盘,朝着东方,接受着太阳的检阅。

7.50到达卡米诺村,路边有坐椅休息和补水的古井。

不久转入泥土小路,经过一条小溪和石板小桥后,8.50到达蒙特斯德奥卡自由镇,在路边的酒吧盖章后继续前行


进入一段森林路径。茂密的林子遮天蔽日,空气清新,行走其间,分外清爽。

走出树林不久,经过路边一处纪念碑。2011年8月在这里扩建公路时,挖掘出30具尸体。经专家鉴定是1936年在西班牙内战中被右派势力集体杀害的。纪念碑附近有供路人休息的桌椅,坐在这里缅怀那些惨遭不幸的遇难者。

继续前行将近一个小时,又进入一片树林中,路边有食品和水果小摊,地上有许多木头的凳子。有几个面熟的老外在这里休息,他们叫我坐一会再走,于是在这里停了下来,10分钟后,我见几个老外还没有起身的动静,就向他们拜拜后自己先走了。


12点到达san juan de ortege村,这里的奥尔特加圣约翰修道院和教堂建于12世纪,具有罗马式和哥特式两种建筑风格,至今保存完好。修道院没有开门,它的旁边有一家酒吧,在这里可以盖章。


1.10到达 Ages 小村,路边有一块指示牌上写着到达圣地亚哥还有518公里。前方的路途还非常遥远,我一定会坚持走到尽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万能合成。



1.50到达终点阿塔普埃卡Atapuerca村,住RP.Albergue La Hutte庇护所,住宿费5欧元。这里没有厨房,但可以提供开水。进到房间里,没有看见昨天那几个美女,昨天晚上我们约定今天到这里住宿的,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休息一会后,去村里商店买食品,在商店门前遇到希丽,心中好不高兴,一阵拥抱后,希丽告诉我,她们先前也准备住我的那个旅舍,因为没有厨房,就住到另外一家有厨房的旅舍了。那家旅舍离这里有几百米,我走过去一看,玛格丽、高小妹她们都在那里。她们见到我非常高兴,叫我6.30到她们那里一起煮饭吃。

晚餐由迪拉主厨,另一位意大利美女给她当帮手。我想过去帮忙,也找不到使劲的地方。迪拉做的是意大利面,里面加了香肠、西红柿和腌橄榄,口感很好。


餐桌在屋外草地上,大家分坐两边,帅哥阿当给大家杯里斟上红酒,大家举杯致意,感谢迪拉的辛勤劳动。席间,高小妹提议,明天就到布尔戈斯了,那里有很大的超市,食品丰富,要我做一餐中国菜给大家吃。其实我厨艺很差,但这个时候也不好扫大家的兴,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顿时响起一阵鼓掌声。今天行程26公里。

第十三天
今天提早到6.20出发,因为到达布尔戈斯市区后还有很多景点,必须抓紧时间才能看完。这时天刚蒙蒙亮,赶到村里岔路口,遇见希丽同两个人也刚好从他们住的旅舍出来。 我们一路同行,7.50到达Carda?uela-Riopico村,有酒吧盖章。她们要在这里吃早餐,我就先走一步。这时梅根从后面赶上来,同我走一段路后就跑到前面去了。



8.40到达OrbanejaRiopico村,盖章后继续前进,

10.15进入布尔戈斯市区。布尔戈斯Burgos是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上的著名古城和重要的文化中心,建于9世纪,位于西班牙北部,也是布尔戈斯省省会,人口200万。

经过一处小教堂的时候,有一群老外在这里休息,其中有几个认识我的,叫我也休息一下再走。休息了一会,希丽赶了上来,她说这里到旅舍还要走一个多小时,市区的道路复杂,叫我跟她一起走。她走得比我快,我紧跟着她,生怕走丢了。中途我鞋带松了,停下来系鞋带的功夫非公认战队,一下就不见了她的人影。急起直追,不久看见她坐在路边台阶上等我。

沿途路上,有直接到达庇护所的指路牌

11.30到达终点Albergue mpal..de peregrinos庇护所。玛格丽、高小妹、梅根、阿当她们已经提前到了,庇所要12点才开门,他们在门对面一家酒吧门前坐着等候。这里离布尔戈斯大教堂很近,我们以大教堂为背景合影留念。高小妹对大家说,愿意参加晚上吃中国菜的报名,结果个个都要参加,一共有9个人。大家约定下午5点在旅舍门前集中,一起去超市采购食品。


不一会儿庇护所开门了,大家排队登记入住,住宿费5欧元。里面非常宽阔,设施也十分现代化。大厅内的墙壁上有一幅巨大的朝圣者进入布尔戈斯的摄影图片,底层是洗澡间、餐厅、洗衣房、放鞋处有6个巨大的鞋柜,可以伸缩,放鞋时一定要记住自己所放的鞋柜号,拉开鞋柜需要用一点力气。楼上是宿舍,4人一间半开放房间,每个床位都有充电插座,宿舍外面是宽大的晾衣服的阳台少华山门票。





收拾停当后,我赶紧吃了一个长面包就去游览景点了。决定先去难走的古城堡,位于旅舍不远的一座山上,爬上山顶,是一个绿树成荫的公园,园内有几处雕塑。


离公园几十米处就是古城堡,进去要买门票2.6欧元痣城剑八。城堡建于9世纪,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经历了多次战争,所有建筑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几个瞭望台和城墙。


登上瞭望台,布尔戈斯全景尽收眼底,极其壮观。



城堡内还有一个博物馆,保存着古城堡的建筑遗址及一部分实物,还有介绍古城堡历史的图片。

下到山脚下,经过圣埃斯特凡教堂楚笑笑,这个教堂位于布尔戈斯大教堂和城堡之间,建于14世纪,有着非常精美的门廊。


过后就去布尔戈斯大教堂,这是每一个到布尔戈斯的人必游景点。教堂建于12世纪,1221年开始大规模的扩建,两座顶部拥有精美石雕的针尖状尖塔高耸入云,气势宏伟。里面有17个小堂,里面的油画、唱诗班席位、长排座椅和彩色玻璃窗等都刻画出独特的艺术之美,体现了哥特艺术的整个发展历史。被联合国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是西班牙唯一一座被列为世界遗产的教堂。




从大教堂出去就是圣玛利亚拱门,这是14世纪时的城门,祥林嫂电影是进入老城区的主要出入口。圣玛利亚拱门上的雕塑,最上面的是圣母玛利亚,其他人物都是布尔戈斯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

圣玛利亚拱门前面的广场就是布尔戈斯主广场,广场周围有着色彩斑斓的民居和房子,餐馆都很有情调,广场上有时候还有杂技艺人们演出。

继续往前走就到了圣帕布洛桥,这是布尔戈斯的一座主要桥梁,将阿兰松河的南北两岸连为一体。桥上有很多雕塑,桥北端是熙德的雕像,熙德是11世纪时当地的著名将领,他作战骁勇、慷慨大方、宽宏大量,能够团结一大批将士与他共同战斗,在不断地与当时的摩尔人作战中,屡战屡胜,被誉为西班牙的传奇人物神龙第一刀。雕塑上的他骑着战马,穿着转动的斗篷,手里高举着宝剑,显示着英勇无畏的形象。


回到旅舍刚好5点,只有高小妹一个人在这里,我问她怎么没人呢,她说这里没有厨房,不能做菜,吃不了你的中国菜了,大家都分散活动去了。我听后不禁出了一口长气,心里如释重负。原打算胡乱倒腾几个菜应付一下,现在可好了,使我避免了一次出丑的难堪。于是我就到超市去采购自己的个人食品,这里的东西好便宜,一个长长的法式面包才0.4欧元一个,比广州的百佳超市还便宜。一个500克的鹰嘴豆罐头才0.8欧元,非常好吃,吃一个就可以顶一次晚餐了。我一共买了4公斤食品,足够两天的消耗,只是明天背起来就辛苦了。但只要能吃饱肚子就无所谓了。今天走路很多较累,晚上睡得较早,睡梦中感觉有人在叫我,好象是希丽的声音,睁眼一看,果然是她。我急忙翻身起来,问她有什么事情。她说的几句话我只听懂了一个tomorrow,我以为她是问我明天的路线,立刻打开背包取出地图,指着上面的路线给她看。她马上双手连连摆动说no no,住在我上铺的高小妹伸出头来说,她明天就要回国了,不能同我们一起走到终点,她心里很难过。我问她为什么要急着回国呢,走完了再回去不行吗。她说她要赶回去上班了,她的假期已经快完了。我也为此感到难过,只能说一些祝她一路平安的话安慰她。我们相拥而别,彼此都没有说话,仿佛此刻空气已经凝固,一切语言都是多余的。我看见她的眼睛潮红,眼角闪着晶莹的泪花。希丽离开后,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也不知在想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间想起怎么不给她留个联系方式呢,或许我们今后还有再次相见的可能。但此时宿舍已经熄灯,又不知道她的床位在哪里,集体宿舍里也不好一个一个去查找。我直恨自己怎么这样笨,不停地咒骂自己。今天行程21公里,这只是主线路程,如果加上景点的路程超过30公里。
第十四天
不到6点,宿舍里的灯就打开了,我赶快起床,打算围绕宿舍巡视一遍,看能不能找到希丽。正准备动身,希丽不知从哪里飘然而至,她说,她马上要去机场,欢迎我以后有机会去丹麦玩,她的家乡离哥本哈根有200多公里,昨天太难受忘记了给我留一个地址。说完递给我一个字条,我不禁心中大喜,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也用手机给她留下邮箱,表示欢迎她今后到中国广州来玩。她说光(广)州,她知道,随后就匆匆离去。我连忙打开她的字条,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几排英语,我把它同护照放在一起珍藏起来。
餐厅内虽然没有厨房,但还是有微波炉。把牛奶加热后泡着面包吃还是很爽口。饭后6.50出发,往大教堂的方向过去,从一条小巷下到大街上,一路往西,经过一处公园,40分钟后走出城区。


9点经过阿兰松河上的一座古桥不久就到塔尔达霍斯小村,这里可以盖章。在这里又遇到台湾康小妹,还有在巴约纳遇见的两个台湾人,他们 三个走在一起。我想那两个台湾人比我晚走一天,能够跟上来还是走得很快的。同他们交谈后才知,他们认为那一段山路较难走,就坐了一段路的车。同行的人中又多了一些新面孔,他们有的是以这里为起步,有的是前几天到这里,休整过后又继续上路。而玛格丽、高小妹等人却不见踪影。走在这条路上就是这样,旧的朋友离去,新的朋友到来,久别后又重逢,这样不断的分分合合,增进的却是友谊和情意。


9.50到达拉比村,半小时后经过一座很小的教堂,道路穿行在广阔的卡斯蒂利亚高原上,满目是金色的麦田,天高云淡,日丽风轻,一个人行走其间也是一道风景。





11.55到达终点站霍尼罗斯村Hornillos,村头上的municopal庇护所还没开门,等了几分钟才入住,住宿费6欧元。这个旅舍有厨房但没有wifi,村里有两条小街非常安静。去到村外的麦田中,有微弱的3G信号。行程22公里






第十五天
早上使用厨房的人较多,耽误了一些时间,7.40才出发。不久遇到一个赶毛驴的当地人,毛驴背上驮着一个朝圣客的背包。我问他驮一个背包多少钱一路芳妃,他说到下一站10欧元。


9点时分,又遇到三个台湾人,他们是康小妹同小杜夫妇,小杜陪同丈夫一起,也是要走全程。她比她丈夫厉害很多,丈夫在路上经常要停下来休息,她总是鼓励他再多坚持一会。遇到我之后,就把我当成给他鼓劲的榜样了。路途中依然是高原风光,一望无际的麦田,间或有一些向日葵,或许海拔较高的原因吧,这里的向日葵还没有开花。


从地图上看来,下一个站点应该不远了,但广茅的原野上却没有出现村庄的迹象。两个骑行者从后面赶上来,过后还回过头来向我挥手致意。10点时分,走上一处丘陵的坡顶,一个村落突然呈现在眼前,这就是洪塔拉斯镇,它隐藏在一片洼地里,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里有酒吧盖章,很多人在这里休息。我没有多作停留,盖完章就继续前进巴口香。





一个小时以后,看见路边有一辆面包车,车边摆放着一些纪念品,一个老人拿着一个章向我示意,原来这里也可以盖章。盖章后原本没有打算买什么东西,但看他这么大的年纪,一个人守在这荒郊野外的,顿生恻隐之心,于是掏出一块钱,随便买个什么小玩意,博他一点欢心吧。

往前不久就到了圣安托赫修道院遗址,修道院建于1146年,是当时的国王阿方索资助兴建,为当时的朝圣者提供住宿和救助,19世纪毀于战乱。


将近12时,远远看见前面圆形的小山坡上有一座古城堡,这就是终点站卡斯特罗希里兹镇Castrojeriz,镇边上有一座教堂,也是镇上的游客中心,进去盖章后咨询工作人员,到庇护所还有一公里多,要从小山下经过。



同我一起走的是一个德国帅哥,我们把小镇的街都走完了,也没有找到要住的庇护所。走出镇外到了田野边,德国帅哥还要向前走,我说不对,应该往回走,在镇口又问了两个人,终于在岔路口的台阶上面找到了Ref.munic.Sn Esteban庇护所,德国帅哥连声向我道谢。这里住宿费5欧元,面包免费。2小时后小杜夫妇到达,同我们住一个房间。



洗澡休息之后到街上去闲逛,见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原来刚好遇上当地一年一度的大蒜节,庆祝大蒜丰收,市场上堆满了成捆成吊的大蒜。



镇中心广场上架起几只大锅,煲鸡汤市民免费享用。

广场上还搭起了舞台,请来歌星助兴。傍晚时分,庆祝活动达到高潮,全镇空巷,热闹非凡。


人们拿着碗碟排着长队分享鸡汤,我同德国帅哥和小杜夫妇也加入其中。


只见领到鸡汤的人们一个个从我们面前走过,边走边喝,神采唤发。

队伍缓慢地向前移动着,好不容易才挪到炉灶跟前,每人领取一大勺子鸡汤。我拿着一个大饭盒,掌勺的美女见我是外国人,特地多给我盛了一大勺。里面加了一些当地食材,有一种特别的味道,非常好喝。今天行程21公里。

第十六天
6.40出发,不久经过一座木桥,看见前面道路蜿蜒直到一座山梁


将近半小时爬上山顶。回头观望,卡斯特罗希里兹镇已经变得模糊,只有它旁边的圆形小山还清晰可见。


山顶上面一马平川,象一片大的平原,有遮雨防晒的木棚。


但走几分钟后就要下300米18度的陡坡。下面一片金色的原野一直延至天际。




9点到达离伊特罗镇2公里处的教堂盖章,里面有卖咖啡和小食品。在这里赶上小杜他们。

过去几分钟是伊特罗城堡古桥,横亘于皮苏埃加河两岸。建于1072年阿方索六世国王在位期间,在中世纪,皮苏埃尔加河经常暴发洪水,桥身遭受较大破坏,1590时进行了维修。皮苏埃尔加河河水清澈,风光旖旎,有如童话世界。


过桥不久就到了伊特罗镇,这里有酒吧盖章。继续前行,迎面开来一辆小车。还以为是自驾旅游的呢,不料小车停在田野边上,下来一个农民,从车里取出农具,到地里干活去了。啊,要是能在这里当一个西班牙农民多好。

11点到达伯阿迪拉村,这里有休息服务区,路边出现一条较宽的水渠,这是一条人工运河,建于1831年,曾经通航,后被铁路运输取代。水面平静铮亮,两岸水草茂盛,树影婆娑。一个人静静地行走在蓝天、碧水、绿叶、暖风之中,心情特别的舒畅。

沿着水道走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水道的尽头,这里有一座水闸,具有灌溉和发电的功能。


从水闸的坝上走过去不远就是今天的终点弗罗米斯塔镇Fromista ,1.15到达Ref.municipal庇护所,还没有开门。等了十来分钟后入住,住宿费9欧元。今天大部分时间都同德国帅哥走在一起,我们两人最早入住。后来小杜夫妇也入住这里。下午,我同小杜夫妇一起去街上超市采购食品,哪知今天是星期天,两个超市都不营业,西班牙人也太不会做生意了,白白放弃了这大好的商机。他们连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是市场,这个简单的经商之道都不懂。让他们到广州北京路参观一下,看星期天有哪家商铺是闭门的。弗罗米斯塔镇是一个大镇,这里有火车站,我提议过去看一下,我想中国的火车站里商店超多,这里总该有一两个吧,哪知火车站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连一个卖票的售票员也不见。只有康小妹同第一天遇到的两个台湾人在这里等火车,他们时间不够,要坐车到莱昂去再继续走,这里到莱昂还有5天路程,今后可能遇不到他们了。今天行程26公里。



第七天
第七
第十七天

7.05出发,7.50到波夫拉西昂村边,有一条岔路往左,进去500米有一座教堂,德国帅哥走在我前面,我看见他同几个人往那边走过去。


我没有跟他们过去,自己一个人往前直走。道路平直宽广,蓝天明净如水,葵花金光灿烂,行路人心情欢畅。

不知不觉中于8.50到达维拉维卡村。不久经过一段林荫路之后,前面出现岔路,没有看见路标,路上也没有一个人影,这种情况是很少见到的,可能是因某种原因损坏了吧。选择了左边的路,凭着感觉走,走了一公里多仍不见路标。但这一路上再也也没有岔路,方向是正确的,应该没有问题。


10.25到达维拉卡莎村,村头有一个体育场,坐下休息喝水。这里也是一个分岔路口,远远看见几个背包的人从那边走过来,近到眼前一看,原来是德国帅哥同另外几个人,他们从另一条路走过来,我们又汇合到一起。路上遇到一个台湾老太太,她已经走了一个月,她说她每一个村庄都要住一天,细心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准备用三个月的时间走完这条路。


离这里不远的路上有一处小餐馆,门前的标志牌上写着到圣地亚哥还有419公里的路程,经过十几天的长途拔涉,已经快接近一半的路程了。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取得胜利。想到这里不禁精神焕发,充满信心地向前走去。

12点到达终点列卡里昂.德洛斯孔德斯镇Carrion de los Condes,住Ref Parois. Sta.Maria修道院,住宿费5欧元。吃饭免费。


办完登记手续后,接待我的修女用中文对我说你好,她说她的妈妈去过中国。



下午,修女们为来客举行音乐会,祝大家一路平安。她们穿着洁白的道服,象是圣洁的天使。客厅里坐得满满的,人们就坐在楼梯上。小桌上有茶水和饼干,可以随便享用。修女们先是独唱,接着又合唱,唱歌的同时还弹着吉它,敲打着小铃和手鼓,她们个个都是弹唱高手。虽然听不懂歌词,但那深情温柔的旋律使人长时间陶醉其中。


演唱一遍之后,修女们要求客人们也来唱,一个修女把打印好的歌曲目录分发大家。除了我之外,老外们每个人都对这些歌曲十分熟悉雷殿生,就象我们对《东方红》熟悉的程度一样。他们唱得那么专注,那么投入,身心融入了歌曲的意境。歌声回荡在客厅里和楼梯间,那婉转悠扬的旋律竟有着无比强大的穿透力,沁入我的肺腑云傲九天,心潮也随之起伏跌宕。以至于歌声停止后,还长久地坐在楼梯上回不过神来。音乐会结束后,修女们都系上围裙到厨房去,她们还要为我们准备晚餐。这时我不禁想起国内那些挂着黄色布袋向路人要钱的尼姑,她们的心境不知差距有多远。

晚餐在修道院外面的空地上举行,主食是面包和蛋糕,配菜有香肠、土豆、西红柿、洋葱等,还有红酒和西瓜、香蕉、橙子等水果,非常丰盛。大家欢聚一堂,频频举杯,沉浸在美好氛围里。今天行程22公里。


第十八天
早餐是自己煮食,修道院的厨房里有免费的空心粉,拌上番茄酱很好吃。德国帅哥告诉我,下一站有17公里,要走4个小时,中途没有补给,要我多准备点食品。我对他的善意非常感谢,这对于老外来说倒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他们都喜欢走2个小时后在中途酒吧吃东西,但对我却没有任何意义,我从来不中途在酒吧吃饭,背包里随时都有两天的储备粮,连续走4个小时对我来说算不了怎么。7.05出发,走出镇外不久是圣卓罗修道院,这是一座中世纪的建筑,大门紧闭,不能进去参观。


出镇后是平直宽阔的沙土路,走了约半小时之后,一辆马车迎面驶来,车夫问我要不要坐车,我摆了摆手表示不用。这种车在这一段路上来回行驶,专为那些走残了的人服务。他见我背着大包,年纪又老,以为我走不动了呢。


马车的声音在我背后消逝后,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我也没有在意。忽然,一个甜甜的声音叫我阿凤,转头一看,原来是玛格丽,我们高兴得抱在一起,空旷的原野上没有一个人,路边的葵花和豆荚草也朝着我们欢笑。我问她怎么会落在我的后面,我还以为她走到我前面很远的地方去了呢。她说她在布尔戈斯休息了一天,一路追赶上来熟男有惑,今天才赶上我,说我走得好快啊。我说你才走得快呢,休息了一天就把我赶上了。我们并肩走着,她不时用肩膀碰我一下,一双灰色的眼睛注视着我,伸出大姆指说,阿凤,OK。蓝天下只有我们两人的身影,原野里脚步声和谐一致,感觉非常美好。这时我很希望前面再也没有村庄,就让我们这样不停地走下去。



11点时分,我们到达卡扎德拉村,坐在酒吧门外休息,在这里休息的人很多,好象路上所有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了。距酒吧几十米处有一座教堂,我进去盖章,遇到两个西班牙籍中国人,是一对小情侣。他们在同教堂的女主持交谈着,他们告诉我,这里的印章已经用了100多年了。教堂门前可以直接通往朝圣的路,小情侣约我一起走,我叫他们先走,还有朋友在酒吧等我。这时玛格丽正坐在椅子上休息,见我过来,立马跑过来同我拥抱,她说这几天赶路走得太累了,今天就住在这里不走了,明天来追赶我。于是我一个人重新上路,很快就赶上了小情侣。12.50到达雷迪塔斯村,村外路边有扎营的,


村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只有两个骑行者给这里带来一点生气。

1.45到特拉迪约斯小村Terradillos de Los。村前1公里有一家庇护所,但离村较远买东西不方便,进村住R.P.J..de molay庇护所,住宿费8欧元,

下午小杜夫妇也到达这里住下,旅舍是私人开的,环境还不错,里面有经营性酒吧,厨房不对自助者开放,也没有微波炉。我问老板,我想吃自己的面条怎么办,老板说可以帮我煮。

晚饭后到村里散步,村子很小,几分钟就走完了,虽然有一些破旧的房子,但村里的道路非常干净,公共设施还是具备,村头上放着几个很大的垃圾箱,每天都有环卫车来装运清理。今天行程27公里


未完待续,还剩下19天……
*本公众号欢迎转发、转载,但转载时必须注明出处“轨迹圈(guijiquan)”,以及作者和拍摄者,感谢诸位厚爱,但请尊重原创,如对线路有疑问,也可以留言本公众号哦。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让眼睛去旅行

标签:
张绿水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