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曼奇【阅读】二十几岁,谁不吃苦受累?-金水区红色家园

2017年02月18日   admin   142人浏览   0人评论
【阅读】二十几岁,谁不吃苦受累?-金水区红色家园


1
阿如姐,是我身边活得最精彩的人之一。她经营着本地名气最大的婚纱摄影机构,客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在隔壁两个市也都开了分店。算不上日进斗金,却绝对是创业的成功典范。
一年前,我去她的影楼拍婚纱照,只见她笑意盈盈坐在前台,长发梳成高高的发髻,露出细长的脖颈,简单的珍珠项链和黑色连衣裙衬得她高雅端庄。
巧的是零点谋杀案,十多天后猎蝽,我又在一个诗歌朗诵会上遇见她。那天,她穿一身淡紫旗袍,将戴望舒的《雨巷》演绎得淋漓尽致。
我坐在台下看,只觉得这个年过四十的女子晚安北京,依旧有颗高贵美丽的诗心。难怪她的眼神那么柔和,举止那么端庄。
后来,我们慢慢熟悉了,她会不时推荐几本书,或是邀约我去游泳练瑜伽。我也去过她家几次,见她烤了蛋糕泡了茶,用精美的陶具盛出,摆放到花木葳蕤的小阳台上,实在赏心悦目。
我们谈古说今,她见解不俗、妙语频出,让人听之忘俗。
2
我暗自猜想,她该出身于书香世家,自小被精心教养八哥学舌,始终都被命运优待着。
可是,我错了。
原来,优雅从容的阿如姐也有一个灰头土脸、奔波劳碌的二十几岁。
她出生在穷苦山村的一户普通农家,品学兼优,却拿不出高中学费,不得不放弃大学梦,去读了一个中专。毕业那年,好不容易才进了一家幼儿园做老师。
为了还清读书时欠下的3000元贷款,她利用下班时间和周末去做婚礼司仪,当时跑一场能挣40块钱易经时代。
后来,她遇到真命天子,是个热爱摄影的男人。那是上个世纪末,小城市的婚纱摄影之风刚刚刮起。敏锐的阿如姐意识到了商机,便向亲朋好友借了5万块钱申惠静,和丈夫开了一家婚纱摄影店列夫雅辛。
谁知创业之初经营不善,他们第一年就赔了将近10万元菊花茶变绿,还欠了员工工资,生活一下子跌进深渊。为了早日还清债务,夫妻俩摆地摊、卖冰棍、卖烤烧,什么都干。那段日子,他们总要等到天快黑了才摸去菜市场买一毛钱一斤的剩菜,一周吃一次青椒肉丝就算改善了伙食。
生完孩子金震东,阿如姐去到发达城市考察取经科曼奇,学习别人的影楼经营理念和营销策略。一年后,终于扭亏为盈。那时,阿如姐已经过完了三十岁生日。她把明媚鲜妍的二十几岁,都投入到创业的艰辛中。可现在说起来,她总对当时的自己充满感激。
二十几岁敢想敢做,也足够吃苦耐劳,才有资格迎来三十岁的丰衣足食、四十岁的优雅从容。当下的每一步,都是未来的基石与铺垫。人生没有白走的路,也没有白吃的苦。
3
对出身普通的年轻人来说最牛房产证,二十几岁,真的不是一段光辉岁月。
初出校门,经验不足,工作上跌跌撞撞,生活里懵懵懂懂,情感中患得患失。因为我们初来乍到,对这个光怪陆离的成年人世界心怀敬畏。要一点点学习做事做人,还得处处小心时时谨慎,真的不会太轻松。
没人许诺你似锦前程佐藤麻衣,父母无法搭桥铺路,亲友也爱莫能助李明洲。能拼的,只剩下自己。
首先要面对的,当然就是穷。
我的闺蜜桃子,上班第一年马俊仁现状,月薪不足两千。她不好意思向家里伸手,只得节衣缩食,一双板鞋穿到漏水也不舍得换。下雨天淌着水去上班,两只脚湿淋淋,杨柳松却还装得若无其事,与同事谈笑风生。
你肯定也有过这样窘迫无奈的时候,为房租水电费操心,斤斤计较着一份盖饭和炸酱面的价格。可当父母打电话来问,又大声笑着说我过得很好。
其次要面对的,是工作压力。
毕业那年,我在一家国企实习,大部分工作是整理领导讲话。我常常听着录音发懵,既弄不清他的方言发音,也搞不懂那些专业词汇。为了在规定时限内整理出稿子,几乎牺牲了自己所有的休息时间,做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4
和我一样的年轻人,城市里一抓一大把。那些出身普通的小会计、设计师、销售员、小职员,谁没有过囊中羞涩与辗转难眠?我们这一群人的二十几岁,几乎都泡在工作的紧张忙碌里,为生活、梦想和未来用尽全力李荷妮。
其实,许多人的长大成人梦境之末,都是从离校后的二十几岁开始的。
我们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风刀霜剑后,真正理解了父辈的艰辛不易,懂得用一个成年人的姿态来努力奋进、坚持隐忍。
二十几岁,本就是该吃苦的年纪赋闲的意思。所谓的“年轻就是资本”,并不只是娇艳欲滴的脸庞、青春焕发的躯体,还包括吃苦的能力和不怕重来的勇气。
张爱玲说王维绪,出名要趁早。但并非谁都天赋异禀。更多平凡的人生,是一步一个脚印,用今天的辛勤耕耘去换取明日的果实累累。
好在我们所处的,绝不是一个对付出视而不见的时代。它的可爱之处,正在于它承认你的付出和辛苦。
真正的黄金时代,是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更是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来源:人民日报
标签:
张绿水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